第一次为话题美文

  人生若只如初见,回眸一视,浮华尘世,过眼云烟,只是那当初的一种残念,垂泪于心间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最初的惬意,如梦幻般的感觉,一颦一蹙,一言一笑,如春风拂面,如霏雨淋浴。那种怦然,那种萌动,似团火焰,燃起了那无边无际的思意。思意,带有甜与咸的韵味,在那曾经的沧海中,暇念着巫山之云。情海忽变,情丝断矣,有多少的寸断肝肠。离思苦,离愁催人腑,借酒消愁,换来的却只是那酒入愁肠,化作的相思之泪。不禁想起了容若的词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西风悲画扇?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。骊山语罢清宵半,夜雨霖铃终不怨。何事薄幸锦衣儿,比翼连枝当日愿。”那一句“人生若只如初见”写得是如此的深邃,比翼连枝都已成往日的追忆,现在想起只剩下那一身的惆然。初见时的那一抹美丽,在心灵中朦胧欲现,那一种惆怅,那一种犹悔,那一种心中沉沉一痛。在细雨的夜里,含泪的离别,望眼消失于这茫茫红尘的没落。那夜的月圆月缺都已不记得了,只知道曾经的美丽已瞬灭,走了……逝了……泪了……痛了……彼此擦肩而去,如烟花的瞬美,已悄然而逝。珍重,至此所寄托的也只有这此。谁未珍惜?谁会犹悔?在芸芸浮生千万里,缘起缘灭。

  又想起容若的一首词“谁会西风独自凉,萧萧黄叶闭疏窗,沉思往事立残阳。被酒莫惊春睡重,赌书消得泼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”

  当时只道是寻常,谁有珍惜过拥有的美丽,谁能忘却得曾经的情意。那“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”的誓言,也经不起“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”的考验,随着时光的蹉跎,结束了“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”的等待,在两个人的世界里没有了“问世间,情为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”,有的只是那“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恨绵绵无绝期。”

  然而,在那葬断情丝的彼端,面对着曾经的沧海,心中仍留下了那朵巫山之云。时间虽能淡,却无法忘,曾经的美丽已成一种思痛的残念。

  或许在人潮的喧哗中能暂时遗落,但每每一人清静时,那情乱中的是是非非又不禁浮上心头,“直到相思了无益,未妨惆怅是清狂。”

  世人有几能体会“人生若只如初见”的寻味?则然又怎有那么多的“当时只道是寻常”?“自古多情空余恨”,在前情往影相交映中,追忆已只是“往事已成空,还如一梦中”。

  世事如白云苍狗,瞬息万变,“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”。缘聚缘散,人总是再那回眸之间,美丽便消失了。心痛,可却只能无奈,蓦然回首,清泪暗弹。月有阴晴圆缺,人有悲欢离合,那些纷纷扰扰的爱恨情仇,已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去。

  多年后,每每想起,或许会有那一度思量,一阵心痛,但这残缺不全的美丽,却使你的生命蒙上了一道惘然的美丽。去追忆,想回到过去,回到那初见之时,人生若只如初见。

  花谢花飞,落尽了人世沧桑,花在枝头绽放是灿烂的,凋零后的阵阵余香,亦让人回味无穷。爱过了,错过了,泪过了,痛过了,只剩那淡淡余香,脉脉残念,深埋心底,追忆往昔那初见的美丽。

  人生若只如初见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曾经的美丽已成水月镜花,泪眼双垂,在那回眸之念,落花流水春去也,天上人间。

  人的一生,要经历过很多第一次。第一次啼哭;第一次呼唤妈妈;第一次走进校园;第一次与异性独处;第一次品尝爱的甜蜜;第一次与爱人牵手;第一次为人妻为人夫;第一次为人母为人父……所有一切美好的第一次,都会给人带来温馨与幸福,留下无限的甜美,在人的记忆中组成一个个灿烂的片段。或黄昏或细雨,或晨光或午后,只要你走近她们,她们就会天使般伸出双手迎接你,带你恬静的漫游。人生在世,万事万物,有好就有坏,有美就有丑,当你经历了所有美好的第一次的同时,你也无法避免的会遇到一些灰暗的第一次。第一次伤心,第一次落泪,第一次经历人生的生离死别,第一次感受人世的沧凉与悲凄,第一次的恨,第一次的痛,也许你还会遇到人生第一次的生死决择,甚至,你也许还会遇到,第一次被恶人持刀抢劫。没想过是吗?不瞒你,我也没想过,而且是做梦都没有想过。可这事儿还真的就让我遇到了,而且,我当时是临危不乱,现在想来都觉得不可能呢。也许您看到这里会笑,其实,如果我是你,坐在这里静静的听一个人对我说这事儿,我也会笑的。说心理话,很难想象出,当一个人面对这样的危险能从容不迫的去面对的样子,特别是现在。可这事儿偏偏让我遇上了。我,一位瘦弱的女子,一个六岁儿子母亲。想了解到底是怎么回事,这儿还得从头说起。2004年的冬季,雪花总是时时的在天空飘飞着,好像从一进冬季开始,就没停过一样。座落在松嫩平原的某城市,一直是银装素果,白雪皑皑。对于成人来说,雪对于他们可能不会带来什么样的新奇,可对于孩子们来说,雪的到来,就是另一翻天地了。儿子,龙龙,是一个活泼好动的孩子,他特喜欢在雪中奔跑玩耍,张天师六码中特六肖王。整日里缠着我带他出去打雪仗、堆雪人。迫于无奈,在一个雪花飘逸的晚上(大约七点半左右),我带上儿子龙龙,走进雪中。那天的雪真是美极了,雪花很大,一片片的从天空飘落下来。儿子在雪中欢快的奔跑着,时时捧起地上的雪抛向空中。我们追逐着,嬉闹着,笑声响彻飘逸的夜空。我突然冒出个想法,对儿子龙龙说:“儿子,我们去姑妈家,叫表哥鑫也出来玩好吗??”儿子一听高兴的蹦了起来,“好哇,好哇,鑫表哥一定会开心死了。”看到儿子开心快乐的样子,我的心里就像装了一个炭炉一样,热乎乎的。我与儿子手牵着手,一路蹦着跳着向龙龙的姑妈家走,欢快的笑声在我们的身后回荡。“别动,不许叫,叫我就让你儿子的脸变花。”我当时一下子就呆住的了,两眼直直的看着在儿子面前放着青光的匕首。“快把你身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,还有手饰,统统都拿出来。快!”我立刻明白,我们被劫了。我下意识的向后看了一眼,在我的身后,还站着另一位男士,他见我回头,眼睛露出凶光。我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儿,扑腾扑腾的乱跳,就像一个活兔子一样,快跳出来了。“叔叔,你为什么要我妈妈的钱?你没有钱了吗?你饿了吗?”儿子的声音让我的心一下子又落回到胸腔里,我深吸了一口气,稳了一下神,手紧紧的握了握儿子的手。“小朋友,别吵!叔叔是好人,你别吵,就没有危险。”我差点冷笑出来,好人,他手持凶器对着我儿子的脸,还说他是好人。这简直就是世界上最为可笑的事情了,简直可以上吉尼斯世界纪录了。我告诉他,请他注意不要吓到我的儿子,随后我掏出我身上所有的钱,递给他。“妈妈,你为什么要把钱为他?叔叔,你为什么要我妈妈的钱?”儿子的声音混杂在洁白的雪花中。两个歹徒拿到钱,迅速消失在黑暗里,我长长的出了口气,慢慢的蹲下来,将儿子紧紧的搂入怀里。儿子一把把我推开,疑惑的目光看着我,他问我,“为什么要把钱给他们?”我的泪无声的从眼角流下来。我知道,此时我在儿子眼中是多么的渺小,但我相信,终有一天,儿子会理解当时一个母亲的心。我喜欢冬天,更喜欢冬天的雪。我喜欢雪的轻柔、雪的圣洁,喜欢它少女般的甜美,更喜欢它给这个纷杂的世界带来的宁静。“妈妈,你怎么哭了?”我听到儿子的话,在儿子脸上含泪微笑地亲了一下,将脸上的泪擦掉,站起身牵起儿子的手,向儿子的姑妈家走去。路上,我开始给儿子讲故事,讲雪孩子的故事,讲雪孩子的勇敢,讲雪孩子唱着歌从天外飞来。